专用菌

月亮知道我想要过怎样的生活
贱虫/盾冬/锤基/WonderSteve

被接二连三来自四面八方的暴击搞到心口疼.......

我许愿,这世界孩子们天真微笑,正义永不断线。

Rofix:

堰渊浙的上空并非是星环,而是一个永恒环绕的流星。珢核的小行星在受到摩擦的时候会释放热量并加速,而大气层中的珢尘会继续附着在这颗小行星上。就这样,这颗流星在大气层内不断发光发热,也不断保持速度并维持质量。如果你在,请尽情许愿。


松鼠拉里想要飞

上帝给了他一条大尾巴

他觉得那是被子,但也很开心了

《访谈》2

*一点自己关于访谈的灵感,视角不定

“叫什么名字?”
“刘川。”
“哪个川?”
“山川湖海的川。”他把烟屁股摁在玻璃烟灰缸里。
“为什么吸毒?”
“得了吧,什么吸毒,你们这些人,抽点大麻也大惊小怪的。”他又点起一根烟,烟雾弥漫挡住他的脸。
“......哪儿得的。”
“朋友送的呗,大家伙儿图个乐趣儿,灵感,你懂吗?”他喷了一个烟圈冲着我。
我抬起头仔细审视他的脸,三十岁上下,脸颊凹陷,有很深的抬头纹,眼睛里眼白发黄,血丝也不少,鼻子倒是挺,头发油腻一看就几天没洗,嘴唇的形状也显得刻薄。
“你做什么的?”
他好像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问,愣了一小会儿。
“嗨!歌手呗!乐团那种,你懂不?”他又狠吸了一口烟。
“那群孙子,屁事儿也不懂,尽签那些垃圾,我们这种好好搞的他妈的他还瞧不上!”他又猛吸了一口,脚蹬在桌沿上让椅子的两个前脚翘起来。
按理说我该劝他或者骂他态度端正点,但不知怎的,我仔仔细细地看他,觉得有点可怜。

《访谈》1

*一点自己关于访谈的灵感,视角不定

“你知道,大部分人都觉得单方面感情越久就越像红酒。”
她横坐在椅子上,斜倚着椅背,两只脚搭在放满文件的公文桌上,万芳在她对面甚至看到了她腥红色的高跟鞋底,那颜色和她漆黑的高跟鞋皮面还有苍白的脚背撞击,好像要互相吞噬出个什么火花。
“其实都他妈是放屁。”
她的脚尖点了点,万芳的视线随着她脚尖挪上去,看见她涂了正红色形状曼妙的嘴唇开合露出里面的牙齿。
“什么都有个保质期,她们也不嫌自己的感情过期发臭熏得慌。”
她的脸上看得出有精心化过妆,眼尾挑起来锋利又精致,棕色的卷发因为她张狂的姿势有点凌乱,但丝毫无损于她的美丽。
真是个迷人的女人。万芳这么想。
“你说得一点儿没错。”万芳这么说。

她站起来,胡妍看见她一丝不苟地穿着套裙,裙子因为坐久了有些褶皱,头发倒是规规矩矩地束在脑后盘成一个小的鼓包。
她从一步裙的暗袋里掏出一盒烟和一个银色的打火机。胡妍瞪大了她的狐狸眼睛。

万芳微微前倾下身体,递了一支女士香烟给胡妍。
胡妍放下自己的脚,椅子转过来接过。
“抽一只?嗯?”万芳笑起来,走到墙边按下了一个开关,靠近天花板的一个小换气扇吱吱呀呀地转起来。
胡妍拿过银色打火机点了烟,深深吸了一口,整个人的神色轮廓好像也随着烟草香味进入鼻腔柔和起来。
她的指甲也是血红色,每根手指的指甲都涂得仔细,还上了亮油,会在室内微弱的白光下折射一点光线。
万芳拿过那个银色的打火机,在手掌里摩挲了几下,然后从烟盒里也拿出一根烟点上。
她倒没坐回原来的位置,双手抱胸靠在墙上,烟雾缭绕,她仿佛就要溶进她背后那片灰色的墙。

“你说得没错。”

《足够》 直男锤×暗恋基

*有雷神3剧情,涉及剧透,谨慎观看。
*洛基视角
*我明明是吃糖的,结果产了一篇刀子,我有罪。

洛基看着索尔的脸。他金色的长发已经被剪去了,眼睛有一只再也睁不开,脸和躯体布满伤口,他知道他将其视为代表光荣的勋章。他说:“你现在要是在这儿,我真想抱一下你”。
他接住那颗试探的随手丢过来的钻石酒杯,心里暗笑终于哥哥也懂得了绕着弯子说话,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他欺负的傻大锤。

“I'm here”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洛基隐隐感觉到自己对哥哥索尔的感情有些不一样。
六岁的他变成小蛇,游动着身体到索尔面前。八岁的索尔出人意料地喜欢这种冰冷残忍的动物,他把他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托起来,高声赞美他“哦!你真是一条漂亮又可爱的小蛇!”
洛基却突然不高兴起来,“嗖”地一声变回原型,稳稳落在哥哥怀抱里,掏出自己的迷你匕首哼哧哼哧在哥哥腰上戳上一刀,然后跳下来不顾哥哥的哀嚎仓皇地跑走。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他虽然总是喜欢恶作剧但那时他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火焰从他心底升腾而起——他只想由他自己来享受哥哥的赞美。
那时的他还不明白这是嫉妒,此后的漫长光阴里他将饱受它的折磨。
他不是没做过努力。他也时常试探着索尔,摸索他对他的底线,试图把他拉入与他所感受到的一样的暧昧氛围里,当然,一次次失败可不是他的原因,都是锤子脑子不行,谁会不爱邪神洛基呢?

后来索尔总提起八岁这事以证明洛基对他从小一面倒的欺凌,洛基但凡听到,只会嗤笑一声,然后在下次见到索尔时再戳上一刀。

“索尔,你知道什么呢?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那之后的千年时光,神兄弟就这样打打闹闹,洛基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他们各自都长大成为独挡一面的优秀领袖,再由奥丁从他们两人中挑出最好的那一个继承皇位,成为九界的王(当然他相信那会是他自己),而另一个兄弟则成为辅佐,于是两兄弟携手享受这至高无上的荣耀,一直走到他们生命的尽头。

哪怕没有成为最亲密,这样也足够。

直到他得知了他的身世。好像一切的基石突然分崩离析。啊,原来一切变得空荡荡,他根本就什么也没有。
亲情也好,奥丁把王位给了索尔。
不可言明暗自滋长的爱情也好,索尔有了简.福斯特。
友情也好,他身边除了索尔根本就别无他人。
什么也没有。
他就在这样愚蠢而荒谬的想法下,把自己逼上了毁灭的绝路。
唉,他那迟钝的哥哥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需要他呀。

他干了好多好多的傻事。当然他总不会认错的,但心里的内疚和愧悔暗自折磨着他,他明白他对奥丁和弗丽嘉的爱根本不逊色于任何人,当然,还有他最爱的,最重要的索尔。
他驱逐流放了自己,他以为自己大错酿成,已然被所有人抛弃了。
他是不会认错的,哪怕他的心时时作痛。

“my sons”
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没过他的头顶,以往他所做过的操蛋事情在他眼前飞快地闪回。他在心里终于承认了自己过往的愚蠢,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
他还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最多就帮一帮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哥哥而已,嗯,仅此而已。
傻大锤护住他一个人去海拉面前挨揍,傻大锤以为他死了把他的名字文在手上,傻大锤一个人相信着他会来阿斯加德。
傻大锤始终爱他的,不懂事的,叛逆的,弟弟。
以哥哥的名义。
他心甘情愿送他上那王座,当然了,邪神洛基还是阿斯加德的救世主,这个功劳他可别想抢。

“I'm here.”
他的哥哥对他张开了手臂,他抱住他,一小颗眼泪同过往一起融进哥哥的披风里。

“嘿!你现在可是阿斯加德的王了!”
一步一挪,最后在边上站定。
就这样吧,洛基。
这样也足够。

关于贱虫目前情况的部分客观探讨

【疯狂点头赞同】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这是一条漫长的充满了各种数据的,主要包括贱虫官方现状、同人相关部分客观探讨^  ^


以下所有言论均有数据支持,欢迎任何人携数据前来探讨!




最近意外看到一些微妙的言论:比如贱虫是靠同人促进的cp,或者没有同人的热度就没有斜线刊,同人就=对官方的免费义务宣传,甚至是同人一样拥有版权。这话乍看有些道理,因为同人对CP的重要性无可厚非。


但仔细想一想,贱虫又真的是靠同人起源的cp吗?


以下以数据为主,欢迎同好们交流讨论。有什么异议也可以尽管提出!




我们先来看一组同人数量排行对比,分别来自AO3/pixiv/lofter




AO3贱虫排行:2017同人排行榜贱虫前100没进


数据来源:http://centrumlumina.tumblr.com/post/163750737489/as-part-of-the-ao3-ship-stats-project-this-list




pixiv贱虫tag:




lofter贱虫tag:12407




(以上数据皆截止发表前搜索)




好啦对比结果出来,大家可以惊奇的发现三组数据生态对比里竟然是国内最优。(感谢各位产粮太太)


虽然贱虫在日本冷门,但主要是因为日本不吃超英,在漫威同人里面贱虫仍然是第一的!


而在贱虫的老家原语种的北美,贱虫怎么看也不能算是个大热cp。




现在再来看一下最新September 2017 北美漫画销量总榜排行


最前面的是销量排名,最后一列是销量具体数额




图为贱虫刊部分排名


数据来源钻石分销:https://www.diamondcomics.com/Home/1/1/3/597?articleID=200837




很多不了解美漫销量的朋友们可能不能理解这些数据算多算少,笼统的总结一下,蜘蛛侠/死侍斜线刊自出版之后首期已经八度重印,贱虫刊在销量最热的阶段,基本每期能卖到4-5w,但也许因为最近琐碎的剧情太多,影响了漫画的销量,现在掉到了3-4w,希望下期进入主线之后销量可以再度回升。


但总的来说,蜘蛛侠/死侍斜线刊无疑打破了漫威的双人刊销量纪录,漫威史上销量最高的斜线刊,没有之一!




以上的结论是:


实际上和很多人想象中的不一样,贱虫官方漫画销量当然称的上非常可观,蜘蛛侠和死侍单人的周边卖气也无可置疑的非常之高,但是作为同人来说,贱虫意外的并不算火。


这是为什么?


究其原因,我个人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因为贱虫是一个纯美漫出身的cp,美漫本身冷门,所以自然比不上有电影/电视剧加持的其他cp。




正因为如此,那么作为一个在同人圈中并不算热门的cp,同人又怎么能对官方有什么大的促进呢?




同人的确是一种宣传渠道,但在漫威拥有电影、动画、漫画、游戏多种广泛渠道的情况下,对漫威官方而言,同人就并不会拥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就像很多人所了解到的,漫威出版贱虫斜线刊的契机来源于自于斜线刊第一期主线编剧Joe Kelly自1997年起的努力与坚持。漫威在出版之初甚至并不看好漫画销量,只同意了作为短期连载。直到在粉丝们用金钱向官方证明了他们的热情,奇迹般的刷新了销量记录后,才得以演变成长篇漫画连载至今。小虫和贱贱的关系也从“亦敌亦友”“三观不合”变成了“心灵伴侣”。


这才有了我们今天长期连载的贱虫斜线刊XD




有意思的是,那么漫威对于同人的态度怎么样呢?我想这或许得分开看待。


总的来说,根据贱虫斜线刊现任主编JW的发言:他本人鼓励同人创作,但他不能代表漫威。


但当同人一旦涉及盈利就是另一回事了。


众所周知漫威隶属于版权狂魔迪士尼,而迪士尼对于自身版权保护的极为严苛到远近闻名,这里可以尝试搜索一下@海底捞玩偶事件 @外号PGPONE这两个相关事件就能有有所了解(。)




另外关于同人是否拥有版权的问题,给不明情况的小伙伴们简单的列举一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 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


(十四)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节 著作权归属


第十一条 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十二条 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第四十七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也就是说非常遗憾的说,至少在中国法律之中,只要是公开发表的同人无论如何都侵犯了原作者的改编权,触犯了著作权法。




条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310803




总的来说,同人属于版权的灰色地带,那么盈利的同人(指贩售)在事实上,无异于直接侵犯官方的版权。


在欧美的网站上经常可以看到产出同人的作者们会注释:“我不拥有一切权利。”提前做出版权弃权声明。(国内也有很多太太这么做了!)




当然,以个人观点来说,我并不觉得同人有什么不对。同人绝大多数承载了作者对角色的爱意,绝妙的灵感,在某种程度上也给角色赋予了更丰富的生命力。同人存在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同好共享,分享同样的喜悦与爱,甚至为了让更多的人喜爱他们。这很好,没有哪里不对。


但同人与官方的关系应该是同人依赖官方,而不是恰恰相反,官方依赖同人。




ps:我爱任何一个版本的虫因为他们都是彼得·帕克,因为他们都是蜘蛛侠,没有任何一个版本的彼得帕克能被开除蜘蛛侠范畴。


同理,我也并不接受其他无关人等打上贱虫的tag。如果发生这种事情,我同样认为指责对方是完全合理的行为。




谢谢耐心围观!(。)



一只母鸡想飞。
她飞不起来。
她每天下蛋,吃饲料,带小鸡
她想飞
过年的时候鞭炮声很响,主人的家里来了很多客人。
主人一把拎起她,拿手掂了掂
然后提着她向厨房去
放血,拔毛,冲洗,煲煮
她的躯体和香菇清水融为一炉

她想飞

她的羽毛和皮被主人丢在后院了
她的小鸡在她的羽毛身边打转

她想飞

她的肉已经上桌了
客人们都赞她的好滋味

她想飞

后来下雪,化雪,春风吹
她的小主人找了她的几根羽毛做了毽子
那毽子过了两天散了架
她的羽毛落在地上

春神对她吹了一口气
她轻飘飘地飞起来
她飞了

【贱虫】告白

“Deadpool,我的意思是,嗯。”

“我爱你。”

在夜巡过后的大厦顶楼,他的男孩摘下他的头套,棕色微卷的头发被夜风吹乱。
他就对他告白了。
他居然就对他告白了。
他居然就对他告白了??!!!!

“Hey!Wade,给点反应?”他的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哦,哦!哦!!!!!哦天呐!!!!!f*ck yes!!!!!小蜘蛛!”

他的男孩看起来有点被吓到了。

“你知道的我等了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就像等HelloKitty占领全世界那么久!或者像我的这张月球表面脸复原那么久!我现在,我现在激动得感觉自己刚上了一百个金发碧眼的妞儿哦不不不不是这样Peter,我感觉自己被该死的折磨我的上帝亲吻了一下我的头顶,还附送一千个扇翅膀的光屁股天使在我脑边演奏‘Love Story’”

“嗯,咳,我的意思是,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Peter。”

他用尽力气一把拽下他的头套,捂住男孩的眼睛不让他看到他的那张脸,然后给了他一个长到缺氧的吻。
他们都笑起来,男孩摸索他的脸,有些汗湿的手抚摸过他凹凸不平的皮肤。

“嘿Peter我又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比喻!我爱你就像贱虫圈的群众爱他们的太太一样深!!!”
“什么?唔.......”

他们又再次交换了一个吻。

-----------------------人工分割线------------------

好吧我承认就是为了最后那个比喻而写的_(:з」∠)_
最近贱虫tag里糟心的事不少,好希望太太们不要因为这些事情生气难过,生活中有不顺心的事情也能赶快过去,我们都超爱你们的呀!!!!!就像贱贱爱小虫!!!!(*゚∀゚*)

(贱贱:嘿你抄袭我!)

《银翼杀手2049》观影感受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是什么抓住了我
霓虹、雨水、雪花抑或是别的
无限虚空之中握住了我的心脏
将我拖入宿命的孤独感之中
  
钢与铁,灵与肉,相互交缠,成为一个密闭的圆,或者永远地、螺旋地上升,向前。
  
   
“所有的时刻都将流逝在时光里,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