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星的残痕


如果
每颗星星在坠毁或崩解之前
都向世界赠送他的碎片

最后一次
传递到长夜里
曾有过的每一次深情凝望
他的颜色和余温

我们将要对这最慎重仪式,发起见证
温度与色彩褪去
生命的掌纹中留下他的残痕

这是礼物吗?
这是否是一场无用而深刻的馈赠?

如何活着
以一个,人的身份
光辉的血色铺满大地
恰似长满麦子的田
战士是永不肯投降的
他们在呼喊中举起临死的矛
马匹辜负了他们
他们绝不肯,辜负了自己
辽远天空下
乌云滚滚

“尸体会变成火种吗?”
“或是无言的船,载着一点光?”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魔鬼的刀子被火烧出血色
“我送你去吧”
“去哪儿呢?”
“去地狱”
皮肉在冰天雪地里绛紫
手和嘴唇掠过的地方留下疤痕
“我是在拯救你”
他吞食着我的内脏
我的头颅摆在沙子里
等待填一餐秃鹫的肚子

眼球滚落出来
蘸着猩红的土
瞳孔里人间的血海哀嚎在风中翻腾

“我是在拯救你”
魔鬼饱餐一顿之后,这样说

我决定要去买一条银河,王母专卖店地方有点远,我天一亮就出发。
还得找达芙妮借点月桂的枝子,如果运气好撞上阿波罗还能拿点光,那就省事儿啦!
我想凑一个行囊。
昨夜你告诉我你要出门了,就在下个月。
龙沙宝石你是等不到它开花了,绣球也还没有配染成蓝色。
你潇潇洒洒,打算什么也不带。
可我放心不下。门口未除的草半米深,倘若它割了你的我心爱的手呢?
我为你做一个包吧,缝纫机找织女买了打折价。
针脚得用云细细缝上两层,扣子用月桂为最佳——银河,银河做带子吧,好在夜里也发点光亮。
你看着包,得时时记着我呀。
早点回家。

一晃已经是九年前了。
跟着父亲从深圳回家的长途汽车上,司机大概是王心凌的粉丝,一直单曲循环她当时大火的歌《睫毛弯弯》,光单曲循环还不算,还要光着膀子兴致高昂地唱两句。
车上的乘客看样子都很累,除了王心凌甜美的歌声,竟然没有别的声音。
就在这安静、这七月特有的闷热气息与汗味之中,我往窗外看了。
那一天的傍晚,夕阳热烈,把大半个天都烧得通红,连经过的珠江都是温润又滚烫的橙红色。那颜色过于瑰丽壮美,我扒在车窗上看了很久,直到一颗金色的球逐渐被江水吞没下去,蓝紫色的夜空与起伏的山连成一片。
等到我收回视线,身旁父亲已经沉沉睡着,甚至打起轻微的鼾了。
那之后变故无数,我各地辗转,却怎么也没忘那天火烧似的天空与珠江,和这首《睫毛弯弯》。

那天
我仰躺在草原上
有成群血色的羊
无声地从我头顶飞过去
草结了绛紫的籽
它闹着我的眼睛
河也在天上
从南边,不甘心地往北边流

“你该回家了。”
金色的有船那样大的鱼在河里翻了个跟斗,探头对我说

我只把手背在脑后
看它如桅杆般的闪光的尾
溅了我一脸浪花

把影子折叠
放进眼眸
穿过青绿色的隧道
在六月阳光与树叶之下
我们的故事被拨转回开头

现在——活着和死去有什么区别?
父对我诚恳发问。

光辉照耀着方寸
我沉在广袤的黑暗里
日月与冠冕他戴着
我只握紧了
身下如铁冰冷的土地
蚂蚁叮咬我的皮肉
说要建立梦中乐园
金色的腐臭的血流着
淌过融入忘记的尸体

百花开过吗?
春与冬千般未竟

我将要承受这永恒的寂寞了
这是父施予我的恩与刑

我将要在这无边的荣光中死去

最近太烦躁了,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写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