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十五岁我少年叛逆歌颂起义
如今懦夫已经二十一

我曾以为我是木兰要去往塞外天地
后来明白我只是误入了勇敢禁区

两千多个日夜
我只学会了逃避并将之练习至炉火纯青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