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无论是故事、电影还是生活,所带来的痛苦都在我承受范围之内。发生了,遇见了,选择逃避或面对,得到结果,然后经历就变成薄薄的一片寄存在脑海。
只有一种痛苦。
灵感与才能的逝去。
我无法承受。
像调香师失去了他的鼻子,画家被病痛致盲。一切原本清晰明艳的,重归于平庸与混沌。
缓慢的,绵长的,一旦开始失去就无法结束。
其痛苦根本就在于让你一眼就能看尽往后生命中的荒芜。
他摧毁了你自己,你从此只能承认你毫无特别之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