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未命名

我见过月亮
我见过风吹过的大江起皱打破一个生蛋黄
我见过烟雾
我见过稻秸燃烧柔柔腾起蓝紫色潜行的象
我见过海洋
我见过深灰色吻黑色礁石又吻我咸的脚掌
我见过自由
我见过深夜突然决定奔赴的终点如何天亮
我见过心
南门根儿下,年轻人立在热闹里低低地和。
于是它又烫又痛,它找到了一生的故乡。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