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是怎么回事?”
冀云指着箱子里的半根烟蒂和那个脱漆的打火机问我。哦,还有那张暴露一切的他高中学生证照片。
背后是我真情实意对着他脑袋写下的“My love”。
这可真他妈糟糕。我看见冀云这个直男缩小了瞳孔。
“你傻吧,高二写着玩的,你不也写了一张?”
我若无其事地把这些鸡零狗碎倒进一个塑料袋然后从窗口爽快一扔正中垃圾桶红心。
冀云挠挠头:“哦是吗你吓我一跳哈哈”
我把那张照片攥进汗湿手心。
“去吃饭了,傻逼”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