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事实上“我”和冀云,我写过一个前篇。
前篇在这

我个人觉得挺好理解的,就是个gay暗恋多年相识的钢铁直男的故事。

结果今晚上“我”又开始在我脑子里跟我诉苦,我就索性写出来了。

刚好两百字,参赛了,安排。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