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在奔跑。
那一天我用尽了全力,在还没有长好草的一大片草地上。
我跑得很快。甚至可能从来没有跑过那么快,风好大,我的围巾和头发在风里猖狂地飞。
我在追它。
200块的球鞋上有好多草屑,腰胯因为过度运动而隐隐作痛,肺和气管也在疯狂嘶鸣。
我跑下了一个坡,又爬上另一个坡。
视野里的一切都在以一个极高的频率晃动,如果记录下来那天边的云会被我拉成一条抖动的长线。
但当时我什么也没有想。
甚至没有想追它这回事。
我只是在跑。用力地,用尽全力地,像要抛弃一切乃至于抛弃自己地,跑。
最后我还是没有追上。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追过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