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琉璃的瓦是怎样在我眼前摔碎。
还未冷却的是窑炉附带的体温。
它高高地扬起,
闪着金色的弧光,像太阳毅然决然投入一潭
沉静的碧绿潭水。
又不止那么浅薄,还有
紫罗兰贴着它的面亲吻,留下春神的赞美。
沉底的蓝,是制瓷人的心碎吗?
我不知道。
那孩子握紧了我的心脏。
他露出天真而惋惜的神情
叫人甚至不忍责怪。

它高高地扬起
正如梦做到最好时候

彩虹两道悬挂在天边
槐花映衬着晚霞
肥皂的泡泡轻飘飘地起飞
爱人,爱人,我的爱人
低头吻去了我最后一滴眼泪

猛地破碎。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