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常感到不甘,又常在心头浇灌一种不可对他人言的愧疚。

因我曾亲手揭开过灵感与天分的盖子,见证它是如何地从年龄的缝隙里流走。

我什么也没做。就只蹲在原地,悲伤且惋惜。

于是这灵感天分流得更快了。

直到今日,我的脑内终于是一片干燥枯河。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