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苦难与矜贵

他一拍桌子,震住了正埋头苦吃的他。

“你别光顾着吃啊,我带你来是来采风的”

“多看看,多看看这些人。看看他们的皱纹,他们的衣服,看看底层人民的匆忙与苦难”

他停下扒饭的手,抬头,导师还在侃侃而谈,坐得离他们近的几位,听见了导师的高谈阔论,脸上的沟壑弯曲扭动成一点不自在,却又迅速地在饭菜的热气里舒展开。

拥挤的十平方自选快餐店,坐了四五十个人,却没有一点说话声,只有嘴的咀嚼和碗筷的碰撞脆响。每个人手脚都很麻利,来了就坐,坐了就吃,吃了就走。

导师终于结束了对沉默观众的演讲,端起那盘饭菜,一番挑拣,吃了两片少油的莴笋和半个咸鸭蛋白,汤是紫菜,盛在一小个铁碗里,他拿着勺子搅和了两圈,最终还是放下了。

“赶紧吃,吃了好走”

于是他又稀里呼噜扒起饭来,嘴与碗筷之间甚至发出与他们一样的声。

他抬着眼皮埋头苦吃,在睫毛的缝隙里看着。

他的导师翘二郎腿坐在红色塑胶凳上,慢悠悠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片仔仔细细地擦了嘴,竟然还又掏出一包中华烟,点上一根,昂贵的香烟味将饭菜气味挤压开。

一种格格不入的矜贵。

他又垂下眼皮,看见旁边桌建筑工人的泥鞋,于是他感到了一种辛辣酸楚的苦难。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