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观【徒有琴】被炸号

活是不能活的,现在竟然连嘶吼两句也不能够了。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那刀架着她的脖子,两条有力的臂膀倒提着她的脚,三分五十秒,就干净利落地把她拖到了不知名的暗处。

那暗处兴许是个屠宰场呢!

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地上一条新鲜血痕,水一泼,就淡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