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试图输出我的观点。对每一个,每一个愿意停下来听我说说话的人。

我试图在急匆匆行走的人流里找到那么一个人,他握我的手,我们俩的眼睛里闪着一样的光,嘴里和脑子里是超出常人所能接受的,那些过于跳脱的想象。

理性的、温柔的、还要奇妙的旗鼓相当。

不用让我反复解释赘述,也不用让我抬头仰望。

让我能在文化与思想的撕裂之中暂且拥有一片栖息地。

让我拥有一种相逢的快乐,摆脱长久以来的孤独。

让我像一滴水,与另一滴水,暗自汇合成一小片海洋。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