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有的时候我会有点难过。难过大家仿佛对这些明摆着的歧视视而不见,又或者心知肚明而假意顺从。这些天性的压迫、性向的不公,最终在威权的恐吓之下,变成了一个可供娱乐的玩笑,从此再也掀不起愤怒的波涛。人人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甚至要在风暴来临之前先行自我阉割媚好之事好求得一点指缝间的宽容。
人们从不曾察觉自己是纵容者,又或者察觉了,也不过只想做嘶鸣一季的蝉,安稳度夏。
可是这世道冬日漫长,冰雪刺骨,人们又究竟要到哪儿才能寻得一丝夏的影子呢?
终究不过是冻死于风雪中,与春光夏日的幻梦同葬罢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