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制式的快乐

如果有一天科学家把生命的一切都解码
如同上帝一般
他向我们分发快乐
我们一口饮下,然后就会获得从大脑深处传来的反馈
无论我们在做什么,无论我们如何
那快乐使我们在岗位上、在铁路上、在监狱里
突如其来地手舞足蹈

快乐是如此地奢侈啊
却即将如此廉价
当我们没有服用的时候
我们会思考那是否是真正的快乐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