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生命中有很多撼动我的事情。
高中的时候,外婆家下面一户人家来了一个女孩子,外婆告诉我那是他家大儿子的女朋友。大儿子也不过是读高中,他的母亲到了晚上偷偷开门让大儿子跟女孩子睡一间房,后来还得意洋洋同我们说如果这个女孩子怀孕他们就赚了,因为这个女孩子家里在街上又有两套房,到时候女孩子因为怀了孕嫁过来,他们就能白得一套。
大学时候,有一次放假回家,附近邻里有两个小孩,一起骑着共享单车来我家附近转悠。我父亲问我要不要跟着他们一起骑单车,我想想还是算了,不过当时很纳闷,觉得这家父母真是舍得,每天花十几二十块给孩子骑共享单车玩。后来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说到这个事情,阿姨说“嗨!哪里是出钱,他家那两个小孩把锁下了自己拿个锁锁起来的,他家爹妈还夸他们聪明机灵哩!”
于是我被恶心得说不出话了。
我实在是用不出更多恶毒的词语去阐释这些阴影里流动的恶意。
只是又生气又惊恐又难过又委屈,且更多的是愧。
愧于与这样的人是同乡,愧于我的沉默与纵容,只敢在社交软件上说一说,只敢跟亲人在私底下抗议谴责两句。
愧于我没有好到改变这个世界甚至是旁观者或帮凶。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