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她把梦披在身上。
暗夜里她踱着步子,赤裸的脚被月光照耀,好像穿了白色芭蕾舞鞋。
她旋转、踮脚。跳过水洼、休息的喷泉和教堂。十字的影打在她闭眼的脸庞。
漫天的星星看见了,化作雨点。
悄悄地,缀在她的裙摆上。

她跳了整整一夜的舞,凌晨五点半,她安稳回到阁楼。
谁也不知道夜里有一个舞女这样被天地宠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只有玻璃花窗上的风铃,会轻微摇晃。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