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缝衣女有一项隐秘的任务。她谁也没告诉。
每天凌晨五点半,她就起床。悄悄地,把这栋楼居民的梦,缝在楼下的树上。
她从事这项工作从一年前,她有一天被雷惊醒,在楼下捡到那个发光的袋子开始——后来她才知道那是一个梦。
每个人梦的颜色不太一样,透明的袋子流转着五颜六色的光辉,有时候也会有纯粹的黑。有的人睡眠质量不好,他的袋子就会破洞,梦液从袋子里汩汨流出,淌一地。这种时候她就用她的缝衣针给他补一补。
她就这样日复一日过着,做一个不为人知的补梦者。

直到那一天,她在楼上咂咂地踩着缝纫机补一件客户的大衣。忽然一阵轻微的震动,弄得她连缝的线都走歪了。
然后她就听见人们的惊呼声,她推开窗——楼下的树,飞了起来。
树根已经脱离了地面,只给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洞。
人们都在奇怪怎么一棵树能凭空起飞,而且还越飞越高。
只有缝衣女看得见,那些梦,那些梦被她缝满了树冠,它们漂浮着,最终将树连根拔起,带着它飞向了天空。
下午的阳光还有些刺眼,透过梦袋,它们在缝衣女脸上投下了斑斓的光晕。
人们都为这事啧啧称奇,说这是生来没见过的奇观,只有缝衣女怅然若失地关上了窗。
他们收获了一桩奇闻,缝衣女失去了她的工作成果。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