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白山茶之恋1

白山茶在夜里出逃了。
他从枝头毫不留情地跌落,摔在刚下过雨湿润的泥里。
然后小声地,小声地呼唤门卫室老张那条忠诚的黄狗。
别的花儿都睡着了,又或者爱熬夜的一边敷月光面膜一边悄声跟姐妹碰头说话。
没人注意他。
黄狗从茶花树底下摸过来,一口把他叼起。然后摇着尾巴一阵狂奔。他落下来摔断了腿,泥里还能看见他散落的瓣。但他一点也不后悔。
他就在黄狗带着腥腐味的齿间,看着他离那片茶花园越来越远,花心摇动,散出喜悦的芬芳。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