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白山茶之恋3

那么白山茶到底为什么会爱上编号23675号桃花呢?这个故事就说来话长。
其实较真起来也不长,半个月的事。
半个月前23675开了,那时他姿容正盛,是一众兄弟姐妹间最好看的白山茶,他如往常一般骄傲地打开自己的瓣儿,好让自己的香更散远些。
那时正起了一阵风,好巧不巧,把这味儿送到刚开的23675怀里。
23675是个懵懂的,还没什么族群审美,只是将这香味抱住了,忍不住发出他绽放后的第一声感叹:“他好香。”
风是个爱作弄花儿的,听见了,又把这话嘻嘻笑着递到白山茶耳中,闹他一个大红脸。要是有人过准以为这株山茶出了朵变异红山茶。
白山茶不是没被花啊人啊雀啊夸过,只是少有23675这么直白孟浪的,他恶狠狠想着:“这新桃好不要脸!怎么偷闻我的香!”又忍不住偷偷看他,觉得这23675倒也有了一两分可爱之处。
打那以后他就时常看他了。夕阳下通透的23675,月光下酣睡的23675,跟别的桃花细语的23675,好像刻他花心里了似的,叫他总想。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