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巍澜衍生】风尘1 迟瑞×冯庸

“我做了好长一个梦。”
冯庸醒来第一句话这么说。
那已经是迟瑞战死沙场的第六年。

一切得从更早之前说起。
那时他还是少年风流冯公子,那个人是持成稳重迟少爷。
他惯是个爱逢场作戏风花雪月的。与学良好友在北京,除了上讲武堂的课,就是去巷子胡同里寻欢作乐。
遇上他那一回是吃酒。讲武堂有个同学家里早早地安排娶了妻,他们一伙儿少年人都起哄去了。那妻子是个名门闺秀,迟瑞就在送亲队伍里,一下子扎了冯公子的眼。
他实在生得好看。不比他和学良他们常穿洋装,他穿一身中规中矩长袍马褂,月白色的缎子妥帖地垂着,眉眼温顺,身边锣鼓喧天不减他清冷半分。
他侧过半边身子和学良说话:“诶,这个人不错。”学良看了也点点头,然后又听戏班子新曲儿去了,只有冯公子一人,对这个不错的人,上了心。
那场酒之后,他扯着同学打听,探到了人家身家姓名住处,就开始死皮赖脸缠上了。

冯公子别的没有,老子名号那是响当当。
迟家说到底不过是个当地的富庶人家,像他冯庸这样的军阀少爷,那是开罪不起的。他自个儿也清楚,所以也借着名头五次三番地上门缠。
迟家少爷面皮薄,五次里难得见个一次,那一次还是匆匆打了照面就要上楼去。他也不恼,只高高兴兴地欣赏那一次里迟瑞见了他从耳根红到脖子还一脸镇定同他说话的模样。
“你可真是个地痞流氓!”学良听说了这么笑话他,他也就笑眯眯地认了。

虽然认了,但其实他心里也暗自纳闷。他冯庸冯大公子见过的各路绝色没有万儿八千,也有三五八百了。迟瑞是好看,但也绝不算是顶顶出挑的。
他到底缠的是个什么劲儿呢?他夜里喝酒的时候仔细想。
他穿长衫实在是好看。嗯。
他偶尔穿洋装也好看。嗯。
他红透耳根也好看。嗯。
他生气发火也好看。嗯。
他静心写帖子也好看。嗯。
一个理由一杯,他把酒壶喝了个底儿朝天,然后醉倒在桌面上,还不肯罢休,大着舌头也要说:“反......反正......他迟瑞!就......就是......好看!对!就是......好看!”
说完“怦”地一声彻底砸倒在桌面上。
那之后他像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再不与公子哥们去找乐子了,只一心一意缠着他的迟少爷。讲武堂的同学们都说他变了,连学良也来问他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他只笑着呵斥他们:“你们懂个屁!老子快活着!”然后又追着他的快活去了。

迟少爷面上是个冷情的,可到底不是个冷性的,白面皮下面藏着一颗扑通扑通跳的血红心。又架不住冯公子风月场打滚里来的诸多手段,哪里有心不动的道理。
早先还总是躲着,可躲多了也总要见上两回,他冯庸又是个绝顶聪明人,绝没有让迟瑞不舒坦的道理。
迟瑞被他这么捧着妥帖着,一来二去,就陷进了坑里。
两人成了——朋友。

冯庸懂,迟瑞不懂。

他也不说透。只把他三五不时地约出来俩人一块东街西家南湖北楼地玩。带他喝酒,吃茶,赌钱,听曲儿,又或者一钓鱼就钓个大下午。
把迟少爷二十年来乖乖儿地从没做过的全带他做了个遍。
只差没带他喝一喝姑娘们的花酒了。
迟家老祖宗是不乐意的。眼看着自己孙子原本一个干净通透的被个败家子带偏,论谁也得心里恼火。可她也不敢当着冯庸的面叫他俩从此断个干干净净不再往来,也就只好私底下拉着迟瑞教诲。
可这次迟瑞也是铁了心。任她怎么耳提面命,他也还是要同冯庸一道儿出去,时不时还要同她顶嘴:“汉卿他是真待我好”、“奶奶你别这么说汉卿”、“我离不得汉卿这个朋友”。
直把老祖宗气了个倒仰,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冯家老五冯公子冯汉卿冯庸是个把迟瑞鬼迷了心窍的公狐狸精。

迟瑞没心眼,倒还把这些在酒桌上说给冯庸听。冯庸只又倒一杯酒,然后提着晃晃,嘴角与酒一同漾开一个笑。
“你奶奶倒也说得没错。来,再干一个。”
他也就喝了。晃晃悠悠地,伏倒在冯庸曾经醉过的桌面上。
冯庸没喝几杯,他本来就抱了灌他的心思。
酒楼是个热闹处,他们这一间厢房用百蝶穿花的屏隔出来,红的绿的花的,俗气又喜庆。隔着这一道屏风,他能听见些外面交杯换盏的声响。
可他听不见。
他凑过头去看,今儿迟瑞穿的是他惯常穿的牙白长衫,绣着精巧的银线暗纹,按理说该显得小少爷斯文又贵气。
可这会儿灯给他投下些昏黄的影,他酒醉的脸庞上染着酡红,那红还从他脸颊一直延伸到规规矩矩扣着的颈处,平白添他一分暧昧风情。
冯庸什么也听不见。只更凑过去些,单手撑在他脸畔,低头去嗅他颈间的酒气。
他没醉,又好似是醉了。
酒气与迟瑞皮肤的热一同投在他脸庞,他忍不住再凑近些,只埋在这醉鬼的脖子里笑。
“迟瑞。”
他是应不了他的。他清楚。
于是他放肆了。嘴唇摩挲探索他的皮肤,似一小只难以驱赶的蚊虫,从脖子最上面那颗扣子,一直到他耳畔,脸侧,最后在他的嘴唇上叮咬了一口。
醉梦中的迟瑞皱了皱眉头。他发觉了。
放肆的爪牙收起,他又只剩磊落风流,是他认识的冯汉卿。
他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脸颊:“算了,放过你”,而后把他往背上一背,哑着声音喊了一声:“老板,结账!”
下一章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