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白山茶之恋9【完】

一切结束了吗?不,还没有。
第二天下午,下了一场阵雨。
白山茶感觉自己的灵魂七零八落,又被雨水送到地下,被什么东西抓住,细细拼凑重塑。茫茫黑暗中,他耐心等待。

再一次睁开眼时,他已经在枝头了。
瓣是与23675相似的瓣,香是与周围桃花一样的香。
他近旁的桃花恭喜他:“你好哇,你终于出生啦!”
他四下望着,却看不见23675。
“23675呢?”
“?你在说什么?”
他几乎忘了别的桃花是不知道他这么叫他们的。
“就是那朵!”他急得手脚一同比划,瓣儿在枝头直摇。
“靠墙左起第三棵桃树第六个枝桠上第七个分叉上的第五朵!”他终于想起他的位置,近旁的桃花却笑了,同一旁别的桃花说起来:“连新桃也知道那朵傻桃哩!好端端的桃花去爱什么山茶,还是朵年老色衰的哩!爱也就爱了,那山茶不争气,他怎么还平白自个儿寻死跳到土里埋了,也不知道母树该有多伤心......”旁的桃花附和着,他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那根枝子原本该有朵花儿的地方如今光秃秃,连分叉都有些萎了。
23675不光孟浪,还傻气。不肯叫自己新桃的白山茶这么想。

“诶!这朵新桃怎么回事!!!!”

所以说白山茶是个狠的。他跳了第二次。

再一次砸在土里,他的魂在泥中穿行。只凭着一个方向。
周围全是别的桃花们的灵魂,他们七嘴八舌聒噪个不停:“你找谁呀”“诶哟这朵多年轻啊”“啧啧啧也太想不开了”。
他也不回话,只一个个地翻找,一路寻过去。
“唉。”
有根抓住了他,然后携着他在土里飞快地前进。
直到他第一次砸死那处。有道灵魂就睡在他已腐烂的瓣旁边。
“去吧。”母树推了推他。

于是两道魂终于在半个月之后,热切地在泥土里拥在了一处,爱恋至此汇合。

来年桃花园里长了一小株新树,花只开两朵,怯弱地,在风中,他们温柔地吻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