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新希望

我看得见
我的躯体腾飞,跨过了山海
到达天空之上
我看见国度威严的边界
看见青年人醉生梦死
看见母亲带着孩子逃亡
看见瀑布上的船仍然欢歌着
哪怕已经抵达了,下落的悬崖边上

我看得见
十五岁的少年饮下最后一枪
花儿一样的姑娘,一路狂奔,
没有躲过窥视的目光
青年人死亡
母亲死亡
孩子死亡
大梦破碎,如同玻璃一样

大地张开巨大的豁口
所有的脏污与悲伤
无处隐藏

战火将要重燃,我的故乡
大雾之中,残存的孤儿
将要去向何方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