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诗人

在疾速的风中,我像一只海鸥,掠过黄金的夕阳和海岸。
潮水的声音没有大过发动机的轰鸣。
一切按部就班脱离了轨道,我紧张又期待。
还有很多很多的,突如其来的悲伤。

我好悲伤,但又不是,非常地,悲伤。
至少我想摄像头不会记录下来。

没有目标,只是想要,坠落和盘旋。
也不会获得快乐。

安静地,在风中,我是个不合格飞行员。
我变成了诗人。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