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在八月的清晨
我比聒噪的蝉哭得更大声
少年往河水里纵身一跃
像一条银鳞的鱼
水花,水花
和浮动的光一起溅了我一脸
梧桐树浓绿的,叶片
风过的时候
仰起了
微微湿润的肥皂裙摆风帆
马陆爬过暗色圆滑卵石
藏进莓果与青苔的岸
车轴草做的戒指
落在单车后座上
灌溉了锈铁
向上,树荫,日光,万里无云
夏天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