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后来仔细想,为什么人总是在烟花最绚烂时刻就开始悲伤?
大概是人都有伤害防御机制,因为恐惧,因为害怕,怕在极致快乐之后,终于要面临群星寥落故事沉寂,怕瞬间的痛苦将人崩毁击溃,所以才提前开始预备,提高心理防线。
如同分期付款,人们也学会了把悲伤分期品尝,将冲淡的痛苦延长。

我活在人间吗?
昏暗的日头里
光晕和斑斓的彩纸碎片在我头顶洒落、旋转
虹,千道万道,铺陈在我的脑海
玫瑰色的云雾在我的眼底翻腾涌动
潮和浪拍打着,我的胸怀
我忍不住喜悦
又忍不住伤怀
喜悦这样的温柔,这样的明媚
伤怀韶光易逝,恐这灿烂再难相见

分我一点宽容吧
给这飞升与下坠中的景象
赐予一点,永不分崩离析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