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确实是气质不同。
有的导演喜欢拍四海月九重天,有的导演往你脸上怼精品搞笑炸鸡,有的导演试图重温旧梦,还有的导演爱搞点飘忽不定捉摸不住的艺术气息。
他不一样。
他把你手拉着,俩人一同蹲在大马路牙子边。一根烟之后,他捧起被洒水车淋过的一层灰。
“来,闻闻。”

——我说贾樟柯。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