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在流血。”
那孩子来到我床前,睁着眼睛对我说。
他的手背在背后,透过月光确实有一小滩褐色的液体在他身后聚集。
“你拿了什么?”
今夜刮着大风,他穿得单薄,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冷,他在发抖。
他把背着的手转到面前来。紧紧捂住的淌血的手张开。
室内突然溢开满堂清光。
“我在操场上!捡......捡了一颗星星!送......送给你!”
“可是它好凶!割得我好痛......”
他的手还在淌血。那颗星星似陀螺一般地在他手心高速旋转,边缘太过锋利以至于把他的手心割出一道道伤口。
它想逃。
“放它走吧”
我拉着那孩子来到阳台,他闷闷不乐。
但他是个听话的孩子。手往天上一抛,星星就忙不迭地飞回到夜空中去了,看样子它被吓坏了,还不住闪烁着,像过激的心跳。
我拉着他的手,给他冲去血迹,包上纱布。
他还是撅着嘴唇,把不开心明明白白挂在脸上。
“现在......我没有东西送你了”

我牵着那孩子的手,推开阳台所有的窗。

“现在,我们拥有所有的星星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