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我常常想是否是因为时间是流动的不曾停留的,所以才禁不起片刻的审视。所以当我们快乐的时候,我们或许应该做的不是停下来,而是彻底沉入其中,直到这快乐消逝为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