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低声询问

你也不用追问我
这是怎样一个深夜
白炽灯高悬的头顶,一切感动显得离奇
在电流与光缆的河里
我们暂且,不谈爱恨
无穷的不仅只有宇宙
还有消逝,还有爆炸,还有虚构的唐怀瑟之门
还有你荒芜空旷的人生

如果此刻你低下头
如果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