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十二月的一个下午,在冬雪之下,春天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啪!”地一声。
开了第一朵花。
可惜彼时严冬尚存空气肃杀,春军后继无力,那点火星终究是被冷气扑灭了。
但她第一次留下的成功痕迹还在。
火红的、如血的、在苍茫大地上绽开的早春之花。
这是革命的先兆,是大幕开启的源头。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