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把洋娃娃举起
她烟紫色的纱裙
透过又大又圆的夕阳
然后她要坠毁
坠毁
摔断了脖子
棉花和黑色扣子
淌到地上
我的洋娃娃获得了重生
我的快乐获得了死亡

医生,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
才肯给我一剂,终极良方

我要漂浮
飞过四栋三单元的铁锈窗
在一群乌鸦的鸣叫里
去追一轮
烟紫色的夕阳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