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菌

“快乐的侵占和消解都来得过于自由”

头像来自于我爱的@ping

他缝补天际
他穿着蓝色格子衫,缝补天际
他的锤子往无尽的虚空里敲
手里握着卷刃的镰刀
他骑在青瓦片的墙头
他缝补天际
孩子的风筝落了
落在天上,飘摇在凄清冷风雨里
他看也不看一眼
他缝补天际
狗从墙角拐着弯跑过
追逐了一只瘸腿的耗子
树上熟透的石榴砸了它一个闷响
他看也不看一眼
只缝补天际
“囡仔!吃饭了!”
他的已老的母亲呼唤他
似他儿时一般敲着瓷制的碗
他扭头看了一看
又在缝补天际

九月已经下足了一整个月的雨
风筝泡在雨里
石榴和狗都泡在雨里
人们说怕是十月也是一样的天气,得赶紧搬到高处去

“成了”
他站起来
猛地摔落把砖给砸了个印
雨停了
天放晴

评论

热度(8)